目前位置:网站首页 > 行政管理 > 产业规划 >

“十二五”废旧商品回收体系建设规划将编制

信息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日期:2011-12-25

   近年来,一些城市开始注重废弃商品集中处理利用,打造规模化运作的“城市矿山”。“城市矿山”概指城市里废弃淘汰的富含锂、钛、黄金、铟、银、锑、钴、钯等稀贵金属的废旧家电、电子垃圾。这一起源于日本的新兴概念传到国内,立即得到业内对于其前景的一致认可。有资料统计显示,1吨废旧手机可提炼400克黄金、2.3公斤银、172克铜;1吨废旧个人电脑可提炼出300克黄金、1公斤银、150克铜及近2公斤其他稀有金属。
   目前我国电视机、冰箱、洗衣机的社会保有量分别达到3.5亿台、1.3亿台、1.7亿台。这些家电产品多数是20世纪80年代中后期进入家庭的,以10年至15年使用寿命估算,从2003年起,我国每年至少有500万台电视机、400万台冰箱、500万台洗衣机要报废。我国全社会电脑保有量近2000万台、手机约1.9亿部,这两种电子产品更新速度比家电产品要快得多,大约已经有500万台电脑、上千万部手机进入淘汰期。此外,我国电池年消费量超过80亿只,其中大量废电池被丢弃,得到回收利用的不足5%。如此大规模废旧商品中蕴含的可加以利用的再生金属含量及其市场前景巨大。根据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再生金属分会最新统计,今年中国再生金属产品产量将达到800万吨。而根据相关规划,到2015年,中国主要再生有色金属产量将达到1200万吨,其中再生铜、再生铝、再生铅占当年铜、铝、铅产量的比例将分别达到40%、30%、40%左右。
   “正规军”不敌“游击队”,提起废旧商品回收,不少人都会想起挂着“高价收电器”招牌走街串巷的小贩。他们以最“便民”的方式迅速吸纳着城市各处淘汰下来的电脑、电视、冰箱等各种电子垃圾。事实上,收购废旧电器的,除了街头“游击队”,还有“正规军”,也就是经过注册的公司。不过,“正规军”的盈利能力普遍比不上“游击队”。北京中铜锐浩再生资源回收有限公司负责人告诉记者,他们处理一台电视就要亏掉60元,而且由于收购价格不高,无法从用户手中直接收购电器。该负责人指出,目前最大的问题是废旧商品回收渠道不畅,回收与分解处理之间的脱节现象严重。企业目前主要通过三种方式获得废旧家电:一是在销售新产品的时候进行“以旧换新”;二是直接与本地的大型废旧物资回收商联系收购废旧家电;三是公司内部废旧生产物资。由于处理方式首先要考虑环境影响,以不产生二次污染为首要前提,因此处理成本较高。在此背景下,企业回收废旧商品的量得不到保证,运营只能处在亏损状态。
中国环境科学研究院固体废物污染控制研究所研究员李丽表示,“正规军”和“游击队”的最大区别在于:正规企业回收和再生利用是按照国家相应的环保标准进行,处理利用时会采取相应的污染控制措施;而杂牌军往往是在拆解取出值钱的好处理的东西后就将废旧商品随意丢弃,严重污染土壤和地下水等周边环境。
   正是基于这一情况,《意见》特别指出,由于我国废旧商品回收体系很不完善,不仅影响废物利用,而且极易造成环境污染,建立完整的先进的回收、运输、处理、利用废旧商品回收体系已刻不容缓。
   李丽表示,要建立起顺畅的废品回收体系,首要的一点就是要厘清各环节的合理成本构成。按照国际成熟经验,只有包括销售者、处理、利用各个环节的企业都能够来平均分担商品废弃后的处理成本,回收企业承担的成本才能相对低一些,利润空间也会大一些。由于回收渠道不畅,加上成本负担过重,废旧商品回收利用企业普遍未建立起赖以生存的盈利模式。在北京一个小区内从事废旧商品回收的小商贩告诉记者,他们的主要收入来自于买卖废旧商品获得的差价,卖一台电视机收入大概就在30元左右。而当废品流通到遍布城市各地的杂牌处理厂后,他们的收入就能抬高几倍。对于多数的杂牌处理厂来说,本小利大是普遍现象,而且不用承担污染环境的成本。这就是他们的“生意经”。
但对于正规回收处理企业来说,购买拆解设备及厂区建设,初始投资巨大,而不畅通的回收渠道让众多企业无法正常量产,也就无法达到预期收益。上述企业负责人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他的公司目前正在运行的一期工程建成于2007年4月,拆解能力30万台/年,初始投资接近1000万元,到现在投资仍未收回。
   相比之下,位于废旧商品回收利用产业链下游的再生金属回收领域企业的日子则要好过些。这一领域已涌现出诸如格林美、精诚铜业、豫光金铅等年收入上亿元的企业。据分析,这些企业的盈利点在于对废旧电池及电子产品中提取的铜、铅、镍、镉等元素进行深加工上,且其用于生产原料的废弃金属来源渠道更多是工业废弃物,废旧商品只占一小部分。
有专家指出,鼓励企业向下游开发利用延伸,或许能让企业凭借一体化经营而摊薄上游回收原料的成本。扶持政策待完善在鼓励废旧商品特别是占比最大的电子类商品回收利用上,国家已出台一系列政策,诸如家电“以旧换新”、颁布《废弃电器电子产品回收处理管理条例》等,在提高废旧商品回收量及对回收处理企业进行补贴方面取得了积极效果。
   不过,国家“以旧换新”政策只是对回收企业进行补贴,并没有对处理企业进行补贴。根据运作流程,拆解处理企业需要先向回收企业垫付运费,随后向财政申领运费补贴,补贴资金由中央财政和试点省市财政共同负担,其中中央财政负担80%,试点省市财政负担20%。而除了运费之外,如何补贴处理企业,各地政策中都没有提及。
   此外,记者在采访中还了解到,为提高回收企业积极性而建立的废旧电子商品回收利用基金,其征收利用尚缺乏有效的监管,而且,每台收取10元左右的处理费与实际处理成本相比差距甚大。至于下游再生金属行业,据中国有色金属工业协会再生金属分会秘书长王吉位介绍,今年增值税退税取消后,与2009年相比,各项税费税负率增幅高达83.7%。回收企业在经营过程中增加的税负、经营成本,部分需要依靠自身消化,部分通过提高废料价格转嫁给下游利用企业,企业利润率继续维持在低位运行。
   《意见》明确提出,未来要研究制定并完善促进废旧商品回收体系建设的税收政策。同时,将加大金融机构支持废旧商品回收体系建设的服务力度,并鼓励引导社会资金参与废旧商品回收体系建设。